付费用户减少一成,阅文集团还能否为自己“造血”?
2019-08-27 12:12:52
  • 0
  • 0
  • 0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 | 燕妮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近日,网络文学巨头——阅文集团2019年上半年财报出炉,在文创行业回归理性之际,阅文集团的上半年业绩显得有点“映日荷花别样红”。

财报显示,2019年的前6个月,阅文集团无论是总收入还是净利润,增速均提高10%以上。但与业绩飞奔背离的是,阅文集团的股价却依然在下探。今年7月,阅文集团股东凯雷集团猛然甩卖10亿股份,导致其股票大跌11%。至今,千亿港元的市值已缩水80%。

无独有偶,中文在线、掌阅科技这些网络文学界的佼佼者,不同程度的遭遇到了业绩下滑、股东减持。

仅仅两年时间,这些上市公司不再是“爆款”。

付费用户减少,青山依旧在,只是风云变

莫言说,网络文学是传统文学的补充。

在网络文学的地位逐步上升时,数字阅读市场也不断壮大。

《2018年度数字阅读白皮书》显示,2018年的国内数字阅读用户规模达到历史新高4.3亿,人均阅读量和阅读时长都在增长;用户对电子书的付费意愿也稳定在6成以上。

但是,阅文集团的悄然变化却给出了一个硬币的两面。

通观阅文集团2019年上半年财报,相较其他网络文学企业,阅文集团仍然一家独大,收益有一骑绝尘之势。

2019年上半年,该集团营收达29.7亿元,同比增加30.1%;而2018年中期,收入同比增加仅18.6%;再看净利润,集团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达16.2亿元,同比增加35.5%,2018年中期净利润同比增加24.4%。无论是总收入还是净利润,阅文集团的增速均提高了一成有余。不得不说,阅文成了网络文学界的“揽金狂魔”。

但是,其主营业务——在线业务对收入的贡献严重缩水,不再占有“绝对控制”的地位。该板块上半年收入为16.6亿元,同比减少11.5%,对收入规模贡献从八成减至五成。

财报解释,今年,阅文旗下平台主动加强了对付费内容的审核及上架控制,导致QQ阅读、起点中文网等平台付费用户减少,平均月付费用户数从1070万减至970万。

而加强管控的原因在于,今年5月,晋江文学城、起点中文网、米读小说、番茄小说、红袖添香、17K中文网等网文平台连接收到内容审查,部分平台被迫暂时关停整治。

财报没有提到的是,阅文旗下飞读免费小说的确在“起飞”。飞读4月到5月一个月内获近250万日活跃用户。不难看出,集团内部竞争促动了部分付费用户的离开。如果付费用户进一步减少,将影响阅文的稳定收益。

扶摇直上的是公司版权运营。2018年10月,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进军影视剧制作开发市场,这一板块的成功运作带来今年上半年版权运营收入的走高,达到12.2亿元,同比大增280.3%,占总体营收的四成。

但影视剧制作开发是个吃荤不吃素的活儿。如果阅文平台的IP不能变现,如果影视剧不能如约播出,如果播出后效果不理想……这些“意外”都将给新丽和阅文带来收益上的突变。

付费用户减少背后,危机“才露尖尖角”

阅文财报描述,集团旗下所有在线平台已有780万位作家、1170万部作品,其中电子书达23万部,而在今年前6个月,平台新增字数约200亿。根据比达咨询发布的《2019年第1季度中国移动阅读市场研究报告》,阅文集团市占率全国第一,为25.8%。

作为优质作品和作者的“培养皿”,阅文旗下平台中的25部文学作品获得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国作家协会及各省市作家协会授予的榜单推荐和荣誉;在年中的百度小说风云榜前20部中,有17部出自阅文旗下平台。小说《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文学作品《大国航空》等热度与口碑齐飞。

除了作品题材进一步多元化,平台还持续挖掘推广较短篇的作品;同时,孵化现实主义题材创作,用新作家、新作品赢得市场和荣誉。

然而,在螳螂财经燕妮看来,盛世之下,阅文的潜在危机也开始显露。

1、“大而全”带来沉重包袱

互联网行业讲究“流量为王”。

阅文CEO吴文辉曾表示,旗下平台是一个UGC平台,用户永远是主导。这就确立了阅文始终以大众阅读用户为主体、以大众市场为导向的商业定位。阅文的原创作品必须是大浪淘沙的“海选”结果,旗下的作家也必须具备“流量明星”的潜质。

具有互联网基因的阅文集团在聚敛越来越多受众的同时,其资产和成本端也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阅文财报显示,2017年开始,其资产总额节节高升,在2017年末同比翻倍。而今年中期,更是由于资产总额的猛增,导致每股收益减少。

同在2017年,集团成本同比增长34.5%。内容成本及在线阅读平台分销成本增加。其中,在作者方面的花费占比最高。财报显示,阅文收入分成、签约作家费用达12.8亿元,同比增长52.6%。

之后,成本一直居高不下。

阅文集团营运能力低下,却还在影视剧制作等重资产领域拓展拳脚,不得不说,这个选择并不理想。

2、竞争“硬核”缺失

阅文的真正“硬核”到底在哪里?有业内人士分析道,是其打造的以内容为核心的“全·内容生态”。说白了就是“大而全”的重资产模式。

2017年,阅文提出“全·内容生态”,当时就涵盖了网络原创、内容出版和IP运营。而现在的阅文,其产品更是从线上到线下,从文字到影视的全方位输出。今后的阅文,或许将在更多领域发力。

这种“大而全”的重资产模式适合在企业成熟后塑造壁垒所用。其缺点在于利用资产驱动,结果是业务在增长,成本也水涨船高,而且增长更快,最终落入“资本陷阱”。埃森哲卓越绩效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Mark Purdy曾表示,依赖于资本投入带来的经济增长不可持续,企业的增长应该依赖于生产效率的提高,即技术和管理创新。

目前,网络文学行业的进入,缺少地域、资源、技术等壁垒,资本似乎成为了唯一的竞争“高地”。

阿里文学和百度文学正试图用不断加高稿酬的方式攻城略地,争抢头部作者;而老对手掌阅文学在2017年发放稿费达到3亿,由此带来的文学板块累计签约作品超过7万本,累计签约作者超过5.5万人。

毫无技术含量的拼资本成为目前网络文学界的必杀绝技,同时带来了知识青年拜金拜物的危机。

用资本铸成的堡垒也容易用资本攻破。阅文集团对此别无他法,只能继续推高成本满足“堡垒”的建设。同时,阅文集团“海选IP+并购战略”的粗放式运作也容易被资本充足的大集团复制。

3、新丽传媒或难挑重任

据投资者报报道,阅文集团与新丽传媒在并购过程中签订了对赌协议,后者承诺未来三年的净利润不低于5亿元、7亿元、9亿元。

如果业绩完成,阅文集团将对新丽传媒发起新一轮并购,对其管理层持有的102.1亿元的股份进行收购,以一半现金一半股份的方式结算,届时新丽管理层可套现50多亿元。

新丽传媒能否守住影视剧品质暂且不提,这一轮轮并购所带来的结果,与阅文过去的经营模式截然不同,将陷入漫长的资本回收周期。

就在2018年,新丽传媒实际净利润为3.24亿元,并未完成对赌协议中5亿元的首年任务。其投资3亿的《如懿传》并未如愿上星播出,尽管热度在线,却远远达不到行业原本对其的期待。

而今年,由于“限古令”的推出,以古装剧为大头的新丽传媒继续遭遇较大的冲击。《庆余年》《狼殿下》《斗罗大陆》等待播古装剧投入不菲,在一部剧决定一家公司生死的当下,何时何处或是否播出剧目将让新丽和阅文的收益天差地别。

此外,IP改编这一产业链中的薄弱环节不可能瞬间强大。阅文集团涉足影视界这口螃蟹吃得是鲜是腥还有待观察。

再续传奇还是明日黄花

虽然唱衰数字阅读的声音不绝于耳,但这个市场仍是高歌猛进。《2018年度数字阅读白皮书》还指出,我国数字阅读产业规模达到254.5亿元,较上一年增长19.6%,增长仍旧迅猛。

基于数字阅读而生的网络文学处于整个文创产业生态链的顶端。

有专业人士指出,相较于音频、动漫、影视、游戏等IP载体形态,网络文学更容易形成一个庞大的IP内容池,并以漏斗式的形态,根据改编成本与收益的高低、受众的多寡,向整个泛文娱产业链条进行层层筛选和改编,使价值不断发生裂变。

但市场竞争也将更为惨烈。

2018年,数字阅读产业融资事件由75笔下降到57笔,但整体融资金额呈现上涨趋势,收获了70.3亿元。这一降一升给了网文人一记重要警示:更优质的IP才能获得更好的资源。

市占率方面,偌大的阅文为25.8%,略超掌阅文学的20.3%和阿里文学的20.1%,而米读小说与连尚读书也达到9.5%与8.7%,阅文作为网文行业的头部力量并未显现,付费用户还在流失。

面对此景,阅文集团已经在为利润谋划、积极“造血”,从导入免费阅读平台,到5G科技的引入和应用,再到打造传媒全产业链,这些手笔看似都是阅文的必修课。

然而,阅文包袱沉重。旗下拥有的著作权等无形资产已达121亿元,接近总资产的半数。如果这些资产不能变现,或者打折变现,阅文将面临极大压力。

同时,新科技的应用和全产业链的打造,更是在义无反顾的走重资产路线。

虽然飞读的用户群飞速壮大,但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番茄小说、七猫等免费小说平台的日活跃用户数据同样以惊人的速度增加。

阅文下一阶段的利润或恐堪忧。

虽然阅文集团正在尽全力修补“堡垒”,但无法轻装上阵的阅文集团,能否扭转乾坤还不得而知。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完】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泛财经新媒体,《财富生活》等多家杂志特约撰稿人。微信十万+曝文《京东走向“四分五裂”》创作者;重点关注:新金融、新零售、上市公司等财经金融等领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