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硬兼施”:长沙软件业再出发
2020-03-31 21:05:14
  • 0
  • 0
  • 0

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软件产业生态圈共建计划启动仪式现场

文 | 魏启扬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近期,长沙软件产业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一场“软件业再出发”的行动在长沙轰轰烈烈的进行着。

将以上动作综合起来解读,即软件业今年将在长沙产业发展工作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分量,只是长沙突然在这个时候提出“软件业再出发”,其背后藏着怎样的深意?

一个一直在赛程中的上半场,一个潜力巨大的下半场

长沙软件业发展至今,现在回头盘点,可以总结出四个“有”:有传统、有基础、有优势、有必要。具体说来,如下:

第一,有传统继承。

事实上,长沙软件业的起步几乎与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同步。

1994年4月20日,中科院用一条64K国际专线让中国链接上互联网后仅一个月,一个叫丁亮的年轻人自筹资金80万元在长沙高新区成立了创智软件园公司(长沙软件园前身),这也是国内最早的一批软件园之一。起步早的好处是,1997年5月国家正式宣布在全国布局四个软件园时,长沙创智软件园赫然在列,另外三个分别是沈阳东大软件园、济南齐鲁软件园和成都西部软件园。

软件业作为当时的风口,湖南省政府也给予了高度重视,1998年湖南以“全省一号工程”的定位启动了长沙高新区的“长沙软件园”项目,“创智软件园”将国家软件园产业基地名号让位“长沙软件园”,此后长沙软件行业进入了一段高速发展期,长沙软件园不但升级为“麓谷新区”,面积扩大了近10倍,还成功孵化出湘邮科技(600476)、科创信息(300730)、御家汇(300740)等一批互联网上市公司。

第二,头部企业构成了长沙软件业发展的基础。

在创智软件的沉浮之间,长沙的软件产业获得了极大发展。

比创智软件稍晚一些,长沙另外一家软件业的头部企业“拓维信息”伴随着湖南移动的发展逐渐冒头,并在2008年登陆深交所,虽然拓维信息当时的主营业务只有软件和无线增值业务,但经过多年的发展,拓维信息陆续开拓了游戏、教育科技等新业务,如今还成长为长沙鲲鹏产业生态的重要成员。

客观来说,在上半场的竞争中,长沙软件业一直处于加入全国第一梯队的赛程中,也一直不断有消息传出,从而留下了一份还算“厚实”的“家底”。

长沙整个软件行业除了拓维信息之外,还有威胜信息、亚信软件、科创信息、国科微电子、景嘉微电子等一批头部代表企业,全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达到800亿元。

第三,多年的行业发展,积累了一定的竞争优势。

长沙软件业的竞争优势主要集中在平台建设和产业特色两个方面。

翻查长沙软件业的“家底”会惊奇的发现竟然有那么多“国字号”: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国家数字媒体技术产业化基地、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基地、国家文化出口基地。湘江新区拥有国家智能网联汽车(长沙)测试区。长沙软件园是国家火炬计划的首批四大软件基地之一;长沙高新区是全国第二个国家网络安全产业园,是国家软件人才国际培训基地……

这些“国字号”平台就是长沙软件业竞争力的最佳背书。

在产业特色方面,长沙软件业的优势主要集中在工业互联网和IT生态两个领域,比如长沙工业云、三一根云、中科云谷、山河智能工业互联网平台等获批工信部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三一根云、中电云网、中科云谷入选全国工业互联网平台30佳。“PK”体系和鲲鹏计算体系已成为国内最大的自主IT生态,北斗导航在工程机械、现代物流、车载系统等领域全国率先应用。

中电软件园门口挂的四副牌匾代表着长沙软件产业的优势和方向

此外,长沙超算中心是中部地区唯一的国家级超级计算中心,长沙软件园发展中心软件检测实验室是国家认可实验室。麒麟操作系统、“飞腾”CPU系列芯片等自主安全技术水平达到国际先进。

鲲鹏生态落地长沙活动现场

第四,根据国际经济产业发展趋势与长沙经济产业发展现状,长沙软件业再出发已经成为内生需求。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去年全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规模以上企业超4万家,累计完成软件业务收入71768亿元,同比增长15.4%。 根据十三五规划,软件信息业的产业规模到2020年将突破8万亿元。

随着以人工智能技术落地应用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深入,这也意味着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软件业仍将保持高速的增长节奏。

“软件定义硬件、软件定义制造”,这是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胡衡华在3月26日的全市产业链建设工作推进会上对当前时代背景做出的注释,即在软件业的长跑中,长沙的下半场不但有非常大的潜力可挖,更有非常大的机会完成追赶与反超。

长沙软件业再出发,长沙的底气在哪?

长沙在当前这个时间节点提出“软件业再出发”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且从发起号召到落地执行,一开始就显示出“志在必得”的决心,那么长沙叫出“软件业再出发”的背后除了上文提到的那些基础之外,还有哪些倚仗呢?

首先,长沙在推进22条产业链建设的过程中,其中的主干部分“三智一自主”战略布局基本成型,可为软件业发展提供非常广阔的施展空间和肥沃的土壤,另一方面,软件业也能反哺产业链。

智能装备产业在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山河智能等头部企业的支撑下,一直以来就是长沙的优势产业。

特别是三一重工,原来只是一家纯粹的工业装备制造企业,在发展过程中,进行了非常深度的智能化升级,逐步开拓了工业App、工业互联网、云计算等新型业务,通过智能技术赋能工业制造,我们可以发现三一重工与互联网公司越来越像了,与此同时,三一重工去年还完成了突破,成为长沙首家营收破千亿的工业企业。

三一重工泵车生产车间

强大势能引导下,长沙智能制造装备产业集群获批成为国家首批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

智能网联汽车产业虽然是长沙近期发力的新兴产业,但在国家智能网联汽车(长沙)测试区授牌、智慧公交开通、“双一百”项目启动、Robotaxi应用落地等一系列标志性事件的锚定下,产业生态的聚集效应越来越强,距离“智能驾驶第一城”的目标也越来越近。

长沙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集群效应越来越强

智能终端产业在华为、比亚迪等一批重大项目的引进下,也在逐渐成型。以望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为例,聚焦产业链上的显示屏、电池、摄像头、结构件、主板元器件和包配件六大模组,现已成功引进了华为HUB仓、德赛电池、恒茂高科、贝斯特热流道等23个优质项目,为打造千亿级智能终端产业集群蓄足了动能。

自主可控及信息安全产业与软件业的关联更为密切,上文提到的鲲鹏体系、“PK”体系以及高新区获批全国第二个网络安全产业园等都是长沙在该领域的竞争优势。

我们需要明确,软件业与实体产业二者是相辅相成,互为生态的,当实体产业发展到当前阶段,更需要软件业的融合促进产业升级和数字经济的发展。

长沙的现状是,其“硬件”(实体产业)基础已然不错,在产业发展的认知上需完成从“重硬轻软”向“软硬兼施”的转变。

其次,活跃的楼宇经济为软件业发展提供了强大的资源支撑。

我们注意到,长沙各区县软件业近期的几个落地项目中,商务楼宇在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长沙天心软件产业园(筹)挂牌鑫远国际大厦。

芙蓉区软件产业园的布局更大,按照“一园四区”的思路,分为国金中心、湘域中央、广发隆平、宇成朝阳四个聚集区。除了广发隆平聚集区属于科技园区外,另外三个均是芙蓉区内的地标性楼宇。

岳麓区在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软件产业生态圈共建计划的启动仪式上,还特别邀请了区内22家重点楼宇代表参加,其用意非常明显,即推动楼宇经济参与软件业的再发展。

众所周知,软件业作为一个人才密集型产业,对办公环境有着较高的要求,高端商务楼与软件业有着非常高的匹配度,而长沙又恰恰有着非常丰富的商务楼宇资源。

根据2019年度长沙市政府工作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长沙市的亿元楼宇达到45栋。

除了数量之外,长沙商务楼宇另外一个特色是“性价比高”。

根据国际房地产顾问戴德梁行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长沙甲级写字楼平均租金约为100.3元/平方米/月,这个数字是所有新一线城市中最低的,同期青岛、武汉、杭州这几个城市的甲级写字楼平均租金虽然都是近几年来的低点,但也分别达到112.7元/平方米/月、119.5元/平方米/月和124.2元/平方米/月。

对比之下,长沙软件业的办公场地租用成本最低,多出的资源可用在应用研发、市场推广、品牌运营等方面,从而构筑更强的竞争力。

既能有效盘活闲置资源,又能推动软件业和楼宇经济互促发展,这显然是一个双赢的组合。

最后,低房价+高教育+好医疗,软件业发展吸引人才的独门武器。

在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默的观点里,除了传统的资本和劳动,经济增长最重要的是人力资本和新思想。

特别是在全球化、互联网和新经济时代,真正具有首要战略意义的资源与决定性的生产要素,既不是资本也不是土地,而是人才。

最具幸福感的城市,最具烟火气的生活

吸引人才靠什么?

长沙用连续12次登榜“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作答。

如果这个回答过于抽象,无法形成直观印象,那么长沙后手还有三张直击内心的王牌。

第一张牌是低房价。

长沙是我国“万亿俱乐部”城市中房价最低的一个。

截止2019年年底,长沙房价均价仅在1万元左右,这个房价,不仅低于同处中部的其他省会城市,甚至还不及一些东部地区的三四线城市。

根据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全国50城房价收入比报告》显示,长沙以6.4的房价收入比成为“吊车尾”,同时在50个城市中也是唯一一个低于7的城市。

事实上,长沙牢守“住房不炒”的原则底线,既为软件产业创业者提供了较低的创业成本,又为吸引人才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第二张牌是高素质教育资源。

在长沙软件业发展“一园五区两山”布局中的“两山”之一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即为长沙的高素质教育高地。

据初步统计,仅中南大学、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湖南工商大学和湖南财政经济学院,就有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领域院士7人,教授、博导528人,关联学院23个,在校师生2.3万余人,拥有国家省部级平台68个。

其中,中南大学计算机学院入选国家37所示范性软件学院,ESI论文排名全球前1%;湖南大学运营中部地区唯一的国家超级计算中心,建有国家示范性软件学院;

湖南师范大学在大数据、软件工程、智慧教育等方面实力雄厚;

湖南工商大学移动商务智能、新零售虚拟现实、智能软件设计等领域成果斐然;

湖南财政经济学院在财经大数据智能化研究、信息技术与信息安全等方面特色鲜明、全省领先。

第三张牌就是,长沙拥有湘雅医院这样优质的医疗资源,在此次疫情防控期间,长沙每千人床位数排名全国第一的数据也被媒体挖了出来。

最新发布的《长沙市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发展三年(2020—2022年)行动计划》还提出,3年内营业收入首次超过1000万元的,一次性奖励20万元,更重要的是,对创业人才团队的核心成员(3名以内)给予每人10万元奖励。

长沙将上述比较优势转化为竞争优势,既有人才供应通道,又能形成人才积聚效应。

应用场景开发的“牛鼻子”应该怎么抓?

软件业发展的关键不是坐在实验室写代码,而是要通过应用的落地,反复验证,不断迭代,长沙的思路是要抓住应用场景开发的“牛鼻子”。

基于以上认知,长沙在优势产业的基础上,将重点围绕智慧城市、智慧政务、智能制造、智能产业四大领域发力,一共划分了25个细分方向。列出了一个针对性非常强的应用场景开发清单,对各个单位部门和园区分配了具体的公关任务。

比如,长沙构建的“一园五区两山”产业发展格局中,两山中的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的突破方向为互联网+文化创意、大数据、人工智能、信息服务等领域;马栏山视频文创园要发挥高清视频、数字内容等软件和信息服务优势,形成较强的产业集聚力、企业吸附力和行业影响力。分配给长沙高新区(长沙软件园)的任务则是提升长沙软件园品牌影响力和国际化能力,争取国家重大基础软件项目落地,引进国际国内巨头软件企业,迅速做大产业规模。

根据《长沙市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发展三年(2020—2022年)行动计划》的规划,到2022年底,长沙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营业收入要年均增长25%以上,突破1500亿元,力争达到2000亿元;企业数量达到3万家,从业人员达到30万人以上,新增承载空间200万m2。长沙软件园进入全国软件园区前十强。

这既是长沙软件产业的发展指引,也是长沙软件产业的蓝图。

长沙提出“软件业再出发”号召后不久,除了各个区县落地产业园这类“框架”类的项目外,3月31日长沙天心区集中签约22个重大项目,其中软件产业项目达到17个,引进核心研发人员1000人以上,这既是长沙响应“软件业再出发”的实践落地,也是产业资源受长沙政策鼓舞,主动倾斜的最佳例证。

在软件业对传统产业进行重构和创新发展的过程中,长沙显示出极强的信心和决心,以务实的政策敞开胸襟,为生态企业、创业人才提供了极为广阔的孕育土壤和发展空间。此时,长沙软件业发展的引擎已经启动,犹如一辆开往春天的列车,一边发出热情的邀约,一边以越来越快的速度驶向远方。

参考资料

《长沙互联网的激荡50年!》——欧阳宇

《长沙市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发展三年(2020—2022年)行动计划》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