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苏州、深圳、长沙从“蜗居”到“安家”,8090后要付出多少?
2020-03-31 11:43:12
  • 0
  • 0
  • 0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 | 易不二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十年前《蜗居》热播的时候,海清和郝平饰演的“郭海萍”夫妇,为了房子而连续吃了一个星期挂面、骑自行车上班。

而时间过了十年多之后,在最近热剧《安家》里,海清和郝平饰演的“宫蓓蓓”夫妇,又陷入了买房焦虑。

从《蜗居》到《安家》,有网友戏称,这两口子看了十年的房子,愣是把上海的房价从三十八万元一套,看到了三百八十万元一套。

(电视剧《安家》剧照)

其实,《安家》的热播,更大一个因素在于,买房几乎是每一个中国人普通人都会遇到的事情,而剧情里那些关于普通人的买房梦,始终能牵动着大众的心,引发强烈社会的共鸣。

如今,《安家》已经完结了,但从《蜗居》到《安家》这十多年间,剧集里的那些买房故事,却一直在现在的生活里,一幕幕上演。

“在一线有房的幸福感很沉重,但我仍然愿意”

念书、工作都在上海的杨柳,从大学来到这座城市的当天,就立下愿望要扎根于此。

如今的她,是年薪50万的某外企设计总监。

工作不错,感情稳定后,当婚期进入日程,买房子,就成了眼前亟待解决的大事。

对于非沪籍,上海当下的买房政策是已婚、无住房、在沪连续缴纳社保5年以上。这些条件,杨柳都是符合的。

“从确定要买房后,我每天基本上都要工作到凌晨,周末都没有休息过。有次半夜做完方案上厕所,我发现自己尿血了。真的太累了,可是我不能停下来,我父母离婚各自有了家庭,我不能依靠他们,我男朋友家里也指望不上,我们只能靠自己才能在这个城市扎根。”和“螳螂财经”聊起这些,杨柳的语气里,有无奈,有疲惫,也有希望。

也不是没有想过去二线城市,只是工作机会太少。不仅想过去二线,杨柳其实还实践了另一个方案:在周边城市买房。

杨柳选的地点是靠近上海,房价也不算太高的嘉兴,并在中介的煽动之下,很快就定下了一套不限资格的两居室。

只是,交房的时候才知道,除了周边有规划城轨,其他的配套都只是中介的销售说辞,周围几乎是不毛之地,这样的环境,在未来三五年时间内,根本无法入住。

一圈折腾下来,留给杨柳的选择,只能是上海。

于是,嘉兴卖房、上海看房的生活,杨柳过了有小半年。

“我们只能承受首付一百万以内的房子,那段时间一天一天的焦虑得睡不着,每天都在各个房产APP上找房源。”

好在,杨柳最后终于在顾村公园附近找到了一套首付一百万以内的拆迁户转卖的二手两房。

现在的杨柳,为了节省租房成本,已经住进了朋友提供的在昆山花桥的毛坯房里,也如《蜗居》里的“郭海萍”夫妇一样,面条、饺子成了一日三餐。毕竟,交完首付就一穷二白的杨柳,面对已经来临的一万多的月供、装修的钱,又有了新的焦虑。

“对于我这种没有依靠,又拼命想在上海扎根的人来说,这些,都是必要的代价。毕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真的很有幸福感,虽然这种幸福很沉重,但我仍然愿意。”

以这样一句话,杨柳结束了和“螳螂财经”的交流,即使身心疲惫,却又斗志满满的投身到工作中去了。

“虽然踩了不少坑,但有房子就有了安全感”

和杨柳一样,在上海工作了多年后,郑薇薇也想留在这个城市,但很遗憾的是,单身的郑薇薇没有购房资格。

当然,相比起无依无靠的杨柳,郑薇薇还是很幸福的,父母不仅没有催着年近三十的她结婚,还愿意拿出全部的积蓄让她在周边城市买房子。

而经历过几次合同到期被房东大幅涨价后,郑薇薇也迫切想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来冲淡漂泊感。

由于限购,苏州当时的买房政策是需要迁入户口并且社保满六个月,郑薇薇找了中介,花了两万多,在半年之后,终于拥有了苏州的购房资格。

户口拿到的当天,郑薇薇就联系了中介去看房。在父母不方便来苏州,郑薇薇一个人要解决这些事的时候,她毫无保留的相信了中介与置业顾问。

“置业顾问告诉我在清盘了,没有房子卖了,只剩顶楼和低楼层,而且说是最优惠的价格,还送车位,再加上中介也在旁边煽动,我就定下来了。等交房了才知道,房子根本就没卖完,他们就是想先把不好卖的楼层卖出去。我所在的三楼有一个装饰层,非常影响客厅的视野和采光。”对于售楼处的欺骗手段,郑薇薇很是气愤,又懊恼没有经验的自己轻信了别人。

郑薇薇选择的苏州的这套九十五平的小三房,总价差不多一百四十六万,为了减少她的贷款压力,都是教师的双亲不仅拿出了全部的积蓄,还变卖了此前在西安置办的房产,给她付了五成首付。

这让郑薇薇深感愧疚,在跟“螳螂财经”聊天的过程中,不停地责备自己太过急切,才踩了好几个坑。

“不仅被中介和置业顾问坑,还被贷款经理坑。因为是单身,当时苏州的政策是上浮百分之十二,邮政储蓄的贷款经理就说如果存十万理财放三个月,就给我按上浮百分之十算。当时我爸就借了十万来给我减少这两个点的上浮,后来业主群里有很多人说,存五千块就可以了。”郑薇薇的语气有点气愤。

好在,让她感到安慰的是,现在房子不仅升值了,也让她有了更强的奋斗动力。

“虽然周一到周四的人生,是被困在上海不足十平米的小单间里。可是,每个周末都能回到苏州在自己的房子里度过,我觉得很有安全感,这种安全感让我很有动力。”

郑薇薇的下一步计划就是努力工作,给在老家的爸妈买一辆十几万的车。

“深圳是我想过的生活,长沙是我能过的生活”

触动王立买房愿望的原因,和郑薇薇差不多。

住了好几年,也花了不少精力布置的老房子,却突然被房东告之因为出国要变卖。虽然房东卖房子需要一定时日,但王立的不安全感却已萌芽。

恰好此时,毕业就留在长沙工作的大学同学告诉他,以八千多的单价在长沙当下最火的梅溪湖片区买了房子,并让他赶紧回来长沙买房。

其实在深圳已经工作五年、当时月薪已过两万的王立,早就意识到自己在深圳买房是不可能的事。

生于湖南湘西农村的他,从来没指望过从务农到务工的父母能给自己买房的支持,对于只上过小学的双亲来说,能把他送进高等学府,就已是能力的极限。

但凭王立自己在长沙买房还是有可能的,毕竟那时候的长沙,还有单价四千多的房子,并且不限购。

思考了半年多还犹豫不决的王立,终于,在猎头提供的一份合适的工作机会面前,下决心回了长沙。

过完试用期,王立就开始看房子。但他没有料到,那时候,长沙的房价已经涨了一大波,而他银行卡里的十五万存款,能够选择的已经非常有限。

(王立购房的片区)

幸运的是,王立赶上了长沙不限购、两成首付的末班车,以差不多七千的单价,买下了一套两居室,虽然同一小区比他早半年购买的业主,单价便宜了一半。

“我买完房子后,长沙就全方位开始限购限价了,虽然到现在我那套房子只涨了一点点,但我还是觉得自己赚到了,毕竟如果错过了当时的政策,像我这样的‘屌丝’,想再买房就不知何年何月了。”王立说话的时候,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

其实,至今已经回长沙三年多的他,仍然没有习惯这座城市的工作节奏与氛围,哪怕他曾在岳麓山脚下学习生活了四年。

“长沙的工作机会太少了,完全没有选择面,其实我现在很想换个工作环境,但就福利待遇和发展机会来说,在长沙,我现在的公司基本上就代表着业内最高水平。但怎么说呢,有得就有失吧,深圳是我想过的生活,但长沙才是我能过的生活,人总要认清自己,才活得快乐。”王立的语气,似是看开的洒脱,又似是自我安慰。

如今,王立已经是公司的部门主管,虽然薪水仍然没有达到还是深圳小职员时期的两万,但还完贷款,仍然有结余。

不仅如此,在湘西农村老家亲戚朋友口中,本来一直就是“别人家孩子”的他,又成了村子里的励志典范。

王立自己知道,走到如今的地步,既有自己努力得来的幸运,也有自己打不破的宿命,但至少,就如他自己说的,“我一直能认清楚自己”。

“从九十平到一百二十九平,我们用了五年”

作为四川人的陈娅,上学、工作都在成都的她,没有更换城市的烦恼。

并且,在毕业两年后,准备和男朋友结婚时,在父母给的二十万首付支持下,在当时单价不到六千的双流区买下了一套九十平的小三房。

因为才工作不久,当时的陈娅和男朋友的收入加起来还不到一万,而且那时候先买了车的男友还背着车贷,虽然父母出首付,但考虑到贷款压力,父母都支持他们先买个小户型。

不过,和郑薇薇一样,第一次买房的坑,陈娅也未能幸免。

因为没有经验,加上是期房,又没有样板间,整个买房过程,作为室内设计师的陈娅,只看了沙盘,也没有仔细检查户型图。

在快交房前期,心怀期待的陈娅和老公偷偷跑到工地去看,才发现客厅的大飘窗被隔壁的大户型遮挡住了,导致他们在十一楼的房子采光非常不好。

但即使这样,陈娅还是努力平复了糟糕的心情,开开心心收房,并且,有了家的感觉的夫妻俩,在装修上倾注了很多心血。

四年后,当陈娅迎来了自己的宝贝女儿,父母也来成都照顾时,家里的东西慢慢变多,一个卫生间开始不够,三个房间也显得拥挤。

换房了心愿,就种在了陈娅的心里。

其实早在她怀孕的时候,老公就提出过换房,但那时候成都的房价已经直线上升,陈娅小区的房价已经涨到一万多,既不想折腾,又觉得压力太大,换房的事就被陈娅压下了。

但一个多月后,陈娅还是走进了房产中介的门店,一边挂上了现在的房子,一边开始看同小区的大户型。

毕竟,随着女儿长大,需要更大的学习、玩耍空间。而想在同小区内置换,是考虑到这里已经有了很多熟人朋友,而且物业也很好,并且,门口的地铁也即将通车。

才一个礼拜,就有人联系陈娅表示很喜欢他们的房子,正好,陈娅也看上了小区里一套一百一十八平的,几番交涉之后,和对方谈好了价格。但签合同那天,基于中介频繁带看的缘故,一百一十八平的房东以为自己的房子很抢手,临时反悔了,而陈娅也不得不与看中他们房子的夫妻违约,并赔偿了违约金。

前前后后又看了一个多月之后,陈娅的老公看中了小区里最大的一百二十九平的四房,更巧的是,有一对小情侣喜欢上了陈娅现在的房子,想买来作为自己的婚房,并愿意等他们看好房子之后再签合同。

就这样,在七夕那天,三方签完了合同。而有大阳台的大房子,就成了陈娅收到的最大的情人节礼物。

(陈娅自己设计的衣柜图)

“从九十平到一百二十九平,我们用了五年,付出了无数个加班熬夜来不及吃上一口热饭的日日夜夜。但在成都这个城市,有了这套大房子,我觉得已经很完美了。”

陈娅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里是满满的幸福,而她也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设计自己大房子的装修方案了。

结语

在国人“有房才有家”的世俗观念里,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几乎是每个普通人共有的梦想。

只是,对于大多人来说,在想要定居的城市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里,几乎都是举全家之力凑首付款,自己再背上二三十年的贷款压力,才能实现的事。也只有那些经历过的人,才会懂得,前后要尝遍多少“苦辣酸”,才能尝到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甜”。

但为了这份“甜”,以杨柳、陈娅、王立等为代表的的大多数八零九零后,都愿意付出背上贷款、不停工作的代价。

毕竟,相比起那些“漂泊”在城市里,仍在为房子奋斗的人,有了属于自己的家的他们,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而在每个黑夜来临的万家灯火里,又还有多少人,拼尽全力,只为了从“蜗居”到“安家”,点亮那盏属于自己家的灯呢?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